登陆

极彩论坛2018-【边远地方时空】王元林 | 《(安船)酌献科》与“下南”航线闽境地名及妈祖崇奉考释

admin 2019-10-08 188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作者简介

王元林

广州大学岭南文化艺术研究院副院长、广州十三行研究中心主任,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。主要研究十三行与海上丝绸之路、民间信仰与南海历史地理等。目前主持国家社科重大课题等3项,完成国家及省部级课题7项。发表学术论文百余篇,出版学术著作10余部。

[摘要]英国伦敦大英图书馆馆藏《(安船)酌献科》,为清初福建漳州地区造船过程中道士所使用的道教科仪书,书中“下南”航线十分明确记载了从漳州海澄县娘妈宫出发,沿途经厦门鼓浪屿、广东南澳等地,最终入虎头门到达广州的41处地名。经考证,这些地名确实是当时沿海的港口。“下南”航线中,除祈佑所经漳州地区的当地神灵外,沿途的天妃宫观比比皆是。神灵保佑海船畅通平顺是科教礼仪的重要内容。

[关键词]《(安船) 酌献科》; “下南”航线; 地名; 价值; 天妃宫观

英国伦敦大英图书馆藏有一批清代民间道教科仪书抄本,共21种,编号为OR12693/15,其中18《(安船)酌献科》,为造船过程中道士所使用的道教科仪书。该书记载了“往西洋”“往东洋”和“下南”“上北”四条国内外航线所经地点及宫庙,由于文中大量称“天妃娘娘”,偶有“天后”,可知其成书年代在康乾间。本文以《中国历代海路针经》(下册) 所收录的漳州《(安船) 酌献科》为史料,结合沿海天妃主要宫观,考察福建“南下”航线相关航线(福建境内)与沿线妈祖信仰的流变。

一、漳州《(安船) 酌献科》的文献价值

由于伦敦大英图书馆OR12693/15文件是一份抄写于乾隆三十四年(1769)送“王爷船”的禳瘟科仪书,内附《送船歌》,其请神部分特别供奉海澄县城隍和州主唐将军陈元光,因此,这21件文书来自漳州海澄县。根据其他“针经”“更路簿”等,可以考察由漳州海澄县出发的海船航行路线。最早发现此文献的是香港中文大学科大卫,他在1994年召开的“海上丝绸之路与潮汕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”上提交论文,后经厦门大学连心豪教授点校收入《中国历代海路针经》中。

漳州《(安船)酌献科》是一部道教科仪书。酌献科,即为设祭供神、斟酒献神的科仪。要完成船舶的建造,必须靠造船工匠与船主合力才能完成,因此,安船酌献的仪式是由造船工匠与船主共同完成的。漳州《(安船)酌献科》首云,“宝华完(按,“完”应作“圆”)满天尊,圣德留科教云、千千截首云,化财遣将。向来安船,化财功德,上祈高真,赐福消灾,同赖善功,证无上道,一切信礼”。涉及到安船目的,祈祷宝华圆满天尊“遣将”,赐福消灾,完成使命,属于道教科仪醮斋的内容,由于是民间文献,大略简要阐释这一科仪。安船礼仪,在一定程度上,是道教科仪对地方社会神灵的认知,通过道士的“打醮”等仪式,祈愿将来修造好的船舶安然无恙,航海船舶畅通无阻。

漳州《(安船)酌献科》首云的“宝华完满天尊”应为宝华圆满天尊,系为道教九大(九炼)天尊之一。根据《太上三洞表文》卷下《九天尊炼度表》云:“宝华圆满天尊玉陛下,功圆六度,道证三乘。相好端严,福智具足。惟至诚而有感,实弘济以无边。伏乞曲轸慈仁,大宏方便,天光下烛,地府开通。度魂识以超生,仗斋功而证品。毓质洞阳之馆,高升大有之庭。更冀余休,潜扶后裔。”(明《正统道藏》洞神部表奏类)祭炼仪式的核心是“收召亡魂,水火交炼”,即通过外在的水池火沼取真实水火,再通过法师内炼神力,取日月阴阳之精华,加上符咒之法力,获得不可思议之神功,从而度鬼魂。而作科仪,开坛演教宝华圆满天尊,“实弘济以无边”,圣德长久,诵经功德,“赐福消灾”,修造船舶,志心称念,德成圆满。漳州《(安船)酌献科》正是在这样的科仪下完成的。

漳州《(安船)酌献科》卷首在叙述安船目的后,下分“往西洋”“往东洋”“下南”“上北”四条国内外航线所经地点,以及沿线所经的宫观庙宇,涉及到“往西洋”地名102处(除去重复地名),13条“西洋”航线。其中国内地名26处(福建15处、广东11处),国外地名76处。福建以下,潮州至交址(趾)12处、“外罗”(今越南中部海岸)往占城5处、“罗鞍头”(又作罗湾头、罗澳头,今越南顺海巴达兰角)往柬埔寨5处、“罗鞍头”往下港(今印尼西北岸万丹)15处、“罗鞍头”往饶洞(又作饶潼,今印尼梭罗河下游锦石北面南望安)12处、“罗鞍头”往喱嘛(又作里马,今印度尼西亚松巴哇东北)5处、“罗鞍头”往池汶(又作池闷,今帝汶岛)5处、“罗鞍头”往旧港(今印尼苏门答腊岛东南部巨港)13处、“罗鞍头”往大泥(今印尼苏门答腊岛北部)6处、“罗鞍头”往彭亨(今马来西亚彭亨岛)7处、“罗鞍头”往乌圢(又作乌丁礁林,今马来西亚柔佛地区)10处、“罗鞍头”往暹罗12处、“罗鞍头”往占陂(又作占婆,今越南中南部)11处。福建15处地名全部是漳州海澄县沿海岛屿与港口,反映了海澄县渔民对本县沿海港口与岛屿认识十分清楚。而往交址(趾)、占城、柬埔寨、下港、饶洞、喱嘛、池汶、旧港、大泥、彭亨、乌圢、暹罗、占陂13条航线,都是东南亚航线。

“往东洋”涉及地名43处(除去重复地名),共2条路线。其中国内地名15处,国外地名28处。福建海澄县港口通往玳珮珮(又作玳瑁湾,今菲律宾吕宋岛西部仁牙因湾)27处、磨哩咾(又作麻里荖、猫里荖,今菲律宾吕宋岛西岸博利瑙)往文莱13处。“往东洋”两条路线均为闽民去往菲律宾的航线。

“下南”涉及地名41处,仅1条路线。其中福建地名19处,广东地名22处。航线由福建海澄县娘妈宫出发,经厦门鼓浪屿、广东南澳等地,最终入虎头门到达广东港(广州)。

“上北”涉及地名95处,共5条路线。“上北”航路自漳州本港澳(海澄县)开洋,经福建入浙江境内宁波府停靠,从宁波分别往苏州、上海、天津和浙江沙埕有4条航线,即经蟳广澳往乍浦深港澳(今浙江嘉兴平湖市)的苏州航线、经杨山(又作洋山港,今浙江嵊泗县)往上海港口的上海航线、经马头山(今山东半岛东端石岛湾)往天津港口海神庙的天津航线、经许屿门往镇下门(今浙江萧山县)的浙江航线。“上北”航线再现了闽南民船从福建到天津的沿岸航路。

《(安船)酌献科》是一部难得的包括“针路簿”以及有关道教科仪的文献,是记载航行前的造船时,海澄渔民与造船人运用的有关航海路线知识与祭祀神灵的文献。其记载的由福建海澄县娘妈宫出发,“往西洋”“往东洋”“下南”“上北”四个方向的数条国内外航线,可与其他“针路薄”互相参照研究,具有同等的文献价值。面对于所经地点的宫庙与主要神灵,相关记载是研究沿海神灵信仰的重要文献,其价值同样不可低估。

二、漳州《(安船) 酌献科》“下南”航线福建地名考释

由于漳州《(安船)酌献科》所记载“往西洋”与“下南”航线沿途地名较多,难以细致考察,现以“下南”航线为主,结合“往西洋”等航线所涉及的福建地名进行考察。

根据漳州《(安船)酌献科》记载,“往西洋”的“本港澳”当指海澄县港口。这与“下南”“娘妈宫(妈祖)”“上北”“本港澳请完”以及“往东洋”“本港澳”一样。值得注意的是,“往东洋”“下南”比“往西洋”“上北”在记载海澄县船经过的地方要详细得多,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漳州船只以此两个方向为船舶主要航行路线。明正德以后,月港贸易发达,建大泥铳城等防护,海盗不断骚扰,后剩天妃宫与中枢门。万历十年曾建“港口义仓,在大泥天妃宫内”,后废。清代,海澄县娘妈宫驻城守分汛“目兵三十名”、海门“把总一员,目兵四十名”

海澄县港口即“本港澳(神灵)请完”,“下南”经“海门(妈祖、大道)”即“往东洋”“往西洋”的“海门屿”。海门屿“在县东十余里”,由胡屿、使屿构成,“胡、使二屿,在海门上下,延袤数里”,“今呼为海门南、北山”。有人以胡屿为荆屿,使屿为梁屿,非也。明代正统年间,海门附近居民稠密,常常威胁海上交通,“海门山居民往往涉海为盗,遇客船剽掠无遗,甚至杀人弃海上”。因“居民凭海为非”而“移其民而虚其地”,设置巡检司“一苇空浮天竺国,七星高挂海门山”,这里是海上要冲,航船由此通达外洋。清乾隆时,海门山“今复环堵如故”

大家熟知的海门岛渔民在九龙江口的海门岛附近发现内装6枚西班牙金币陶罐,当是贸易见证。“海门屿”下为“圭屿”。圭屿,“屹立海中央,为漳之镇”。圭屿,即漳州《(安船)酌献科》“往西洋”的“鸡屿”。圭屿“俗呼龟屿,亦曰鸡屿。隆庆六年,议移海门、濠门二巡司,筑城其上,以壮形胜。城成复废。今为戍守要地”。

“圭屿”下为“鼓浪屿”。鼓浪屿现列入世界遗产名录。史载“鼓浪屿,厦门东南五里,在海中,长里许。上有小山、民居、田园、村社。按《方舆纪要》,在大嶝西,旧有民居。洪武二十年悉迁内地,成化以后渐渐其旧。郑氏屯兵于此。上有旧砦遗址。左有剑石印,石浮海面,下有鹿耳礁、燕尾礁(鹭江志)。东为日光岩”。“(鼓浪)屿之西有瑞晃庵,与水仙宫隔水相对,俗呼三邱田”。三邱田的三和宫祀天后,“负山临海,舟可直抵其下”。隔水相对的水仙宫,“在菜妈街后,背城面海。端节龙舟必先至此,演剧鼓棹,名曰‘请水’”。“水仙宫”下为“曾厝垵”,即今福建厦门市厦门岛思明区曾厝安,附近有珍珠湾可泊船。曾厝垵为港口溪入海口,“在厦门南海滨,与南太武山隔海相望,沙地宽平,湾澳稍稳,可避北风”。曾厝垵曾设汛,“内控厦门,外控担屿、浯屿之冲。安海汛为其协防,提标前营兵防守”。“曾厝垵”下为“大担”。大担控扼厦门海口,为一岛屿。“大担屿,在厦门东南海中。连小担屿、浯屿,为厦门海口。宋幼主过此,掷弃累物以浮舟。后水发光怪,渔人得古研焉。北建天后庙。”厦门中营水师“巡防大担门,轮派外委一员,兵四十名,战船一只”

“大担”下为“浯屿”,大担屿,即今我国台湾金门县大担岛。浯屿“在厦门南,孤悬大海中,距厦水程七十里,水道四通,外控大小担屿之险,内绝海门月港之奸”。浯屿为海澄、同安门户,“广袤五十余里,民业渔盐,士笃诗书,人物多产于此”。今福建漳州龙海市港尾镇浯屿村地名存在。明江夏侯周德兴曾于浯屿置水寨,“成化中,寨移厦门,仍曰浯屿寨。山奥崎岖,贼据为窟穴。嘉靖间,复议旧置(方舆纪要)。其寔极彩论坛2018-【边远地方时空】王元林 | 《(安船)酌献科》与“下南”航线闽境地名及妈祖崇奉考释为厦门要隘,今设防汛。上建天后庙”。明嘉靖二十六年(1547),“有佛郎机船载货,泊浯屿。漳泉贾人往贸易焉”“浯屿”下为“旗尾”。旗尾即旗尾山,今福建龙海镇海村,附近有鸿江港。史载“在(镇海)卫城外东北,水底有麦穗礁,石骨盘桓,与西南象鼻山合抱黄如江,作海中之关锁,山之形似旗,故云。”大担门以外外洋清代设洋哨,为金门镇标专管,下辖中路右前后三营,“轮派游击一员,领千把外委带兵,驾战船四只,巡历”将军澳、灯火垵、曾晋(厝)屿、镇海、旗尾等处

值得注意的是,漳州《(安船)酌献科》“往西洋”在“古(鼓)浪屿”与“浯屿”间,有“太武山”、“岛尾屿”,在“大担”后有“小担”。太武山,“离(镇海)卫西北十里,一名太姥山”,在海澄县东南六十里,“山高千刃,周廻百余里,屹立海上,端重耸霄”。洪武初在太武山南设立镇海卫。岛尾屿,在海澄县境内,距县七十里,明曾在此设置巡检司,设置巡检一员,弓兵三十名。嘉靖三十八年(1559)正月,“倭寇由岛尾渡浮宫抵月港,散劫八九都珠浦、冠山等处,复还浯屿”。小担,即小担屿,“周围四里,与大担连”,小担

“屿南有港,为小担门。加以清屿为清屿门,海舶由此出入”。嘉庆七年(1802)于此设汛,外委员一名,兵四十名,战船一只。而同书“往东洋”在“大担”与“彭(澎)湖”间有“太武山”“前山”“辽(料)罗”三地。大担屿小担屿中间为大担门,大担屿上高山为天登山。“舟来者,远以南北太武山为准,近以天登山为准”而入厦门。此太武山当为北太武山,与“前山”当为今大担以北至大金门岛之间。辽(料)罗为泉州门户,今料罗湾为大金门岛最大湾,位于其岛南部。史载“在同安极东,突出海外。上控圆头,下瞰镇海,内捍金门,可通同安高浦,漳州广潮等处。其澳宽大,可容千艘……嘉靖间,倭极彩论坛2018-【边远地方时空】王元林 | 《(安船)酌献科》与“下南”航线闽境地名及妈祖崇奉考释寇由此登岸,流毒最惨”

海澄、同安两县,海防重要。清代于厦门设置福建水师提督,统辖福建全省水师军务,节制金门、海坛、南澳三镇,兼台湾、澎湖。清孙云鹏《嘉禾海道说》云:“厦门极彩论坛2018-【边远地方时空】王元林 | 《(安船)酌献科》与“下南”航线闽境地名及妈祖崇奉考释在宋为嘉禾屿。屹然海中,周五十余里。环嘉禾者,为嘉禾海。北望高浦,西界海澄,东扼烈屿,南临大海,汪洋浩瀚,障以太武,外与金门相为犄角。二嶝防于内(大嶝、小嶝),二担捍于外(大担、小担)。浯屿则孤悬海表,控制要冲,于是东南海口布置坚錀,固若金汤。潮流岐分,因地屈折,南分三门(大担门、小担门、青屿门)。东岐二派,南流从南而转北,东流由东而悬西,岛居泉漳交错之地,故潮流亦达焉。自东来者,由北而至同安;自南来者,西绕鼓浪屿而抵漳州。诸溪汇流,朝宗于海;潮汐潆洄,常一日而再至,港汊孔多,喷余波以四达。斯大小帆樯之集凑,远近贸易之都会也。自担门东渡黑洋,至于台湾,上接沙埕,下连南澳,据十闽之要会,通九译之番邦,则在嘉禾海以外矣。”

“旗尾”下为“连江”。连江为福建漳浦县沿海盐场。清初,“今浦邑连江、积美、杜浔等处,多将盐坵抛荒,额税渐缺”。今漳浦仍为极彩论坛2018-【边远地方时空】王元林 | 《(安船)酌献科》与“下南”航线闽境地名及妈祖崇奉考释我国八大盐场之一。清初,漳浦城守营汛地,“一防守积美把总,辖连江、崎沙、东坂等汛,后裁”。连江汛“协防左营,外委一员,兵一十一名”“连江”下为“井尾”。井尾即今福建漳浦县佛昙镇井尾村,为一个狭长的小岛,今井尾村位于后人工扩建的半岛南部的小山丘上。井尾王公庙位于村南的断崖之上,近年重建后祀开漳圣王、三官大帝、天上圣母与注生娘娘等。“井尾澳,在海屿中。明设井尾司巡检一员,井尾澳水寨把总一员。”井尾澳形成天然港口,附近有大桑(按,误称嵩)屿、小桑(按,误称嵩)屿、大潵屿、小潵屿,大桑屿“居民皆业渔”“漳浦一县最近海屿,设水寨者二,铜山西门澳为把总水寨,而玄钟则受其节制者也。故今止以五寨为名,初设在井尾澳,景泰间移今西门地。岁拨镇海、漳州永宁卫及立钟、铜山所军,分番巡哨而北,自金石以接浯屿,南自梅岭以达广东,险要皆系于此。小埕北连界于烽火,南接壤于南曰连江,为福郡之门户,而小埕为连江之藩蔽也。”连江、井尾澳控扼闽粤海上要冲,海船必经。

“井尾”下为“大境”。大境无考。或为“大桑”,或为“大潵”,皆为井尾附近岛屿。“《旧志》大潵、小潵、浮沉、沙澳四屿皆视潮水涨减,为小大海中诸屿,隐现不常,惟四屿可指耳”。大境或作“大京”“大惊”,为水门。“诏安走马溪出五都,由铜山大京门入海;大陂溪绕梅洲,经渐山由悬钟北港门入海”。地在六鳌西,这里应该是顺序颠倒。铜山“城东西二澳,各藏南北风船百;东澳有塔寺,曰东门澳,上多怪石,产诸药品,有石室,可容二十余人,一石如船,一石如人,戴笠其下,激浪狂涌,俗呼大惊门。更东有五屿相错”。东门澳应是今福建东山县塔屿,其屿与东山岛之间应为大境。“大境”下为“六鳌”。六鳌,今位于潭浦县六鳌半岛末端六鳌镇。明洪武二十年(1387)在原青山巡检司的基础上扩建成现在的六鳌城,设立千户所。因城环青山而建,状如一只爬上陆地的大鳌,古称陆鳌城。“守御六鳌千户所,在漳浦县东南。《志》云:县东丹灶山南有铁灶坑。南行三十馀里,平沙漠漠,三面皆海,惟正北可以陆行,所城凭焉。如巨鳌戴山,旧名青山,亦曰鳌山。山腰居民鳞次相叠,初置青山巡司,洪武二十年建所,筑城周二里有奇”。“六鳌”下为“州门”。州门即为洲门,史载“双洲,俗呼为洲门,海船自广入闽者,必经此,在铜山”。“州门”下为“高螺”。高螺为古雷旧名,因地形如高出海面的大海螺而得名。清顺治十八年把漳浦梁山以南,旧镇以东的沿海地划为“弃地”,后民众迁回。听到巨浪击石如击鼓,响声如雷故名“鼓雷”,加上闽南语“高螺”与“古雷”有些相似,就改“高螺”为“古雷。古雷也作“鼓雷”,在漳浦县东南五十里九都境内,“南行并海,曲崖下绝,下瞰大江,潮音时至,声如雷鼓”。此山与虎头山对峙,“商船渔舟皆经于此”。今漳浦县古雷镇仍滨海。“(鼓雷)山根多恶,礁舟触之立碎。南北泊船皆可二十余,天启癸亥,红夷尝至”。铜山东南海中的沙洲,“泊北风船二十余,为大洋外蔽,商贾多行其里,西北对峙者曰杳澳,近古雷,可泊南风船五十余,万历己未,贼袁进孝、李忠率六十舟于此就抚。”

漳州“其海中岛屿,可名者四十有奇。在海澄者,曰浯屿、曰丹霞、曰荆、曰梁、曰嵩、曰长、曰圭;在漳浦者,曰竹屿、曰鱼肠、曰石城、曰将军、曰大桑、小桑,曰大潵、小潵,曰鸿儒、曰连集、曰东镇、南镇、曰横、曰菜、曰双洲门、曰乌石平山、大甘山、小甘山,曰东门、曰铁钉、曰鸡心、曰五屿;在诏安者,曰虎仔、曰南村、曰犬眠、曰崎、曰内外、曰七洲屿。七洲者:蛤洲、猎洲、敏洲、红洲、卧岗洲、陈洲、蛇洲也;又有黄芒山、青屿、蜡屿、洋屿,则在诏属南澳者也。其屹然于大海之间,为东南巨镇者。自厦门而下则有镇海、陆(六)鳌、古雷、铜山、悬钟、下迄南澳,周环罗列,而藩篱固焉。大抵漳州之地,大山大海,幅员雄壮”。

洪武二十年(1387),江夏侯周德兴经略福建沿海,设五卫十二所。上文所言各沿海岛屿与港口,属永宁卫金门中所、左所和镇海卫辖领的六鳌、铜山、悬钟三所。“其隙地支地,控驭所不及者,更置巡司以承其弥缝焉。陆路之防既固,又作烽火、南日、浯屿三水寨;拥战舰以备蹑寇之用。”景泰间,尚书薛希琏奉命巡阅,“复增小埕、铜山二寨,谓之五寨,互为首尾,迭相呼应,而苞桑之筹益密。”嘉靖四十二年(1563),巡抚谭纶“以倭警屡作,议设总兵及三路参将。以福宁为北路,兴化为中路,漳州为南路。而重五寨之权,各置钦依把总,以三旧寨为正兵,二新寨为奇兵,定为分合哨守之制,积弛一新”。隆庆间,复设浯铜、海坛二游总;万历四年,始设南澳副总兵,又置悬钟游总隶之,“于是五寨三游,各据要害,颇称良法矣”。“漳州西界粤省,前倚南澳,东连金厦,游氛往来,控制不易,瓯粤之襟喉也。故于诏安之井尾澳设铜山寨,而镇海卫及六鳌、铜山、悬钟三所协守于内。明代兵制略具于此。崇祯间。海寇刘香老为祟,继以郑芝龙,边境骚然多事,其后芝龙就抚授为潮漳总兵,资其扞御,海疆稍靖。”

“高螺”下为“铜山”,铜山为今福建东山县东北隅铜陵。“其地旧名东山,为民间牧薮。洪武二十年(1387)置所,筑城周三里有奇。嘉靖三十六年(1557)增修以御倭,三面环海为濠,惟西面行二十里始逾逾陈平渡。本属漳浦县,嘉靖十三年(1534)改今属(诏安)。”铜山为千户所所在,历来为海上要津。“商人往来,及贼舟之自东番彭湖来者,必于此收泊。南会哨于悬钟,北会哨于浯屿,六鳌、古雷、井尾、镇海,皆其汛地也。”

“铜山”下为“宫前”。“宫前”在漳州《(安船)酌献科》所记载“往西洋”为“宫仔前”,即娘妈宫前,也作娘宫前。宫前为清漳浦县南部各保六都下辖,与铜山、镇东、镇南、镇西、镇城等,都属六都所辖。为今福建东山县陈城镇宫前村,前有宫前湾。这里“去(悬钟)胜澳水程五十里”。“可泊东北风兵船四五十只。一面汪洋,一面大山。山有水源一处。倭寇取汲于此。上去铜山鲎谷澳约去水程三十里。信地极冲,一哨兵船防守。”此为南澳卫铜山千户所辖地。“嘉庆元年(1796)五月,有贼船二十三只登宫前村,焚毁房屋,铜山守备陈瑞芳、乡勇沈昌率众御退之,杀敌一人。”

值得注意的是,“往西洋”在铜山、六鳌下有“大甘、小甘、宫仔前(天妃娘娘)”。大甘、小甘在诏安县境,“五都东南海中,远视若有一小髻,天将飕风骤雨,其状变幻若屏若屋若狮象之形,四面皆海,中有一井水独淡”,“最奇”无比。此两岛屿,“晴明可见,遇风涛则隐。一潮水乃得至”。

“宫前”下为“悬钟”。悬钟今位于福建诏安县梅岭镇南门村,明清两代东南沿海的要塞之一。“守御玄钟千户所,在诏安县南。东北接铜所,山西南抵潮州界,自澳口至南澳约三十馀里。洪武二十年(1387)置所,筑城周三里有奇。嘉靖四十二年(1563)为倭所陷,隆庆六年(1572)重修。城内有果老山,四面八山,连环相向。一名古老山。城东有东山。海中有内屿、外屿,又有蛤洲、猎洲、敏洲、红洲、卧岗洲、陈洲。澳上为南山墩。城外市曰卸石湾市,渔舟舣附,居民贸易处也。”“悬钟”下为“鸡母澳”为南澳岛一澳,属于广东,另撰文考索。

三、漳州《(安船)酌献科》“下南”航线闽境天妃宫观的分布

《(安船)酌献科》“招神”即招来神灵来祭祀。一般海舟每到一个港口或停泊处,船上人员也要到该处的庙宇祭拜。而航船航行中,也要在所经岛屿或港口沿海遥祭。《(安船)酌献科》在所记的国内航路上各港口、岛屿都注明应当供奉的神灵,而且,这些神灵或宫观为一方神灵,灵应不断,可以说是这一海域保护神的代表,成为航海保护神。除安船外,开船与航海中海船也祭祀海神。开船时,“伏以坛前弟子,谨秉诚心,俯伏躬身,焚香拜诸位”,包括针神等诸多神灵,以及“本船护国庇民明著天后、三界伏魔关圣帝君、茅竹水仙、五位尊王部下,喝浪神兵,白水都公、林使总管,海洋澳屿里位正神,本船随带奉祝香火一切尊神,乞赐降临”。而《东西洋考》载:海舟所祭祀的主要神灵有协天大帝(关帝)、天妃、舟神。“以上三神,凡舶中来往,俱昼夜香火不绝,特命一人为司香,不他事事,舶主每晓起,率众顶礼。”

“往西洋”记载“宫仔前(天妃娘娘)”、“南澳(顺[济]宫天妃)”以及“灵山大仙”(既是地名,也是神灵名,两者互用)三处;“往东洋”仅有“大担(土地公)一方神灵的记载。由此说明,漳州海澄县出发,东洋、西洋航行距离较远,祭祀神灵也大打折扣。而国内航行的“下南”“上北”以及沿线神灵就比较详细与繁多。“下南”航线记载东临碣石以观沧海“妈祖”“天妃”“天后”达21处之多。诸如:娘妈宫(妈祖)、海门(妈祖、大道)、古浪屿(天妃)、大担(妈祖)、浯屿(妈祖)、连江(妈祖)、六鳌(妈祖)、州门(天妃)、宫前(妈祖)、悬钟(天后)(以上10处为福建地域),南澳(天后)、大蓝袍(天后)、表尾(妈祖)、甲子(天后)、遮浪(妈祖)、龟灵(妈祖)、幞头门(妈祖)、尫香炉(妈祖)、□女庙(天妃)、虎头门(天后)、广东(河下,天后)(以上11处为广东地域)。“上北”也有28处之多(另撰文论述)。

福建海澄县“娘妈宫(妈祖)”即海澄县港口天妃宫,“凡海上发舶者皆祷于此”。此娘妈宫明时称作天妃宫,在港口大泥,“凡扬帆破浪者咸祷于此,香火甚盛。崇祯四年,梁令捐俸鼎新,拓而广之……东郊湖美及沙阪、林尾诸处又各自为宫。地属海邦,故乞灵者广云”。康熙时,镇海卫游击匡祥重修湖美天后宫,成为官方致祭场所。乾隆时湖美天后宫、西郊和凤宫(祀天后)、东原宫(祀天后)、镇海卫南门外天后庙与土城内“凡扬帆者多祷于此”的天后宫同时存在,虽然官民祭祀天后场所不同,但天后无疑成为海澄县最著名的海上保护神。

海澄县海门妈祖,当指胡屿、使屿二屿或附近岛屿上的天后,或指圭屿上的天妃宫。明万历时于圭屿上建塔,后建天妃宫等建筑,张燮《圭屿建塔后更建佛阁及文昌祠、天妃宫募缘疏》可证。鼓浪屿天妃庙即三和宫,“在鼓浪屿三坵田,祀天后”,“今改法海院,颇壮丽。(瑞晃)庵后石壁有王得禄题记”。金门大担岛妈祖庙为前圆宫,“在大担山后,天后祖庙也。杯茭甚灵”。弘治《八闽通志》卷七十七《寺观》在讲到漳州府治东北天妃宫时说“又浯屿亦有(天妃)宫”。崇祯时,浯屿“林木苍翠,上有天妃庙”。以上海澄县、同安县以及厦门水师提督管辖的海域内有处妈祖庙,控扼海上要道,航船必经,故安船必须祭祀这些妈祖神灵。

漳浦县,天后“祠庙沿海皆有之”。今漳浦县六鳌城内有两座天后宫,一在山顶,一在城边。正与“六鳌天后宫,一在北门,一在水门”相合。这也与前《漳州府志》所云“镇海、六鳌、铜山俱有宫”相一致。铜山虽祭祀关帝,但天妃宫也有名。“铜山天后宫,共四所。一大宫在水寨前;一明德宫,近鹅头;一东门外溠崛;一附关帝庙右边。”而宫前即娘妈宫前,为今东山县东山岛最南端宫前村,村以宫前得名。宫前天后宫建于明永乐年间(1403~1424),由莆田妈祖庙分香而来,今仍香火旺盛。

诏安县悬钟天后宫即灵应宫。“灵应宫,祀天妃,在悬钟城南。悬钟凡十所,惟此居第七,最灵。先时,倭寇陷城,诸庙俱毁,独此见梦,賊惧得存。”悬钟天后宫数量之多却经战争劫掠,多数毁坏。值得注意的是,明初设置卫所,“绍兴一卫五所,每一所领伍者十,每一伍置(天妃)宫者一”。悬钟所即是这一制度的最好证明。另外,还有胜澳天妃宫。“胜澳天妃宫,悬钟游官兵遇汛期从师于此。明崇祯十年(1637),把总汪顺之捐俸重修。”此天后宫是总兵水师巡逻、操练、船舶停泊之处。由于寇乱兵灾,胜澳天后宫年久失修,逐渐荒废,1986年重修。

因此,继宋元之后,漳州沿海地区,如海澄之月港,龙溪之石码,同安厦门鼓浪屿,漳浦之乌石、旧镇、铜陵、宫前(后两者今属东山县),诏安之悬钟等地,或重修或新建天妃宫,香火旺盛。上述安船过程中,只是大略提及沿海各地妈祖庙较有影响的几座庙宇而已。

【注】原文载于《南海学刊》2018年第3期

责编:魏超

声 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。文章已获得作者授权,如需转载请联系本公众号。如有版权问题,请留言说明,我们将尽快与您联系。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